IMG_9771.jpga.jpg

                                                                                               ~ 金露花 ~

 

 【舜老夫謂浮山遠錄公曰 : 

     欲究無上妙道,窮則益堅,老當益壯,不可循俗,苟竊聲利,自喪至德。

     夫玉貴潔潤,故丹紫莫能渝其質;松表歲寒,霜雪莫能凋其操。

    是知節義為天下之大。惟公標致可尚,得不自強,

    古人云 : 逸翮獨翔,孤風絕侶。宜其然矣。   (廣錄)     】

 

舜老夫(曉舜禪師) 勉勵浮山遠禪師說 : 

 你想要窮究 修學佛法的無上妙道 ~ 尤其是參禪 

在人生途徑中 如果遇到窮困的時候 更要堅定志向 努力向前

到年老時 更要增強壯年時那般的體魄來修學佛法

不可順著世俗(放任老去?) 更不可用各種方式來偷竊世間名利 損失自己品德

 

義氣堅定 像玉石 無論用甚麼方式塗染 不會改變它的堅潔 潤澤

節操品行 像松樹一樣  再怎麼寒冷 越發堅定 翠綠 

因此可知 節義為天下最大目標

要有如玉 如松的節義 才能合乎佛法的真正意義

 

你人品高尚 品德 學問都極其優勝

若能從青年開始 努力精進 自強不息 將來必定有大成就

像大鵬鳥的功夫 一直往前衝 直到成就為止 !

 

 

~ 莊子第一篇 逍遙遊:

 「 北冥有魚 其名為鯤 鯤之大 不知其幾千里也

     化而為鳥 其名為鵬 鵬之背 不知其幾千里

     鵬之徙於南冥也 水擊三千里 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 去以六月息者也 」

 

說明 大鵬鳥能飛得很遠 一飛三萬六千里 一衝九萬里 飛出去要六個月才休息 !

 

 

 

【浮山遠和尚曰 : 

   古人親師擇友 ,曉夕不敢自怠,

  至於執爨(ㄘㄨㄢˋ)負舂(ㄔㄨㄥ)陸沉 賤役未嘗憚勞。

  予在葉縣備曾試之。

  然一有顧利害、較得失之心,則依違姑息 靡所不至,

  且身既不正,又安能學道乎。

                                                                             ( 岳侍者法語)】

 

浮山法遠禪師 以自己親身經驗開示 :

從前古德高僧 親近師長 選擇善知識 一點都不敢懈怠

在善知識的地方 很多事情 甚麼苦役 再苦的事情 都要發心去做,

比如是 廚房裡做飯頭 做火頭 ,煮飯 燒柴 舂米 挑水 乃至洗廁所 再怎麼辛苦 也得去做

 

我在葉縣的時候 這些苦工 苦修 樣樣我都實際做過 

假定當時有一點點 顧利害 比較得失

必定會生起反抗 或者苟且偷安的心

如此的話 自己身體都不能安正 怎麼能夠學佛法 學無上菩提大道呢? 

 

 

【 遠公曰 :

      夫天地之間,誠有易生之物,使一日暴之、十日寒之,亦未見有能生者。

      無上妙道,昭昭然,在於心目之間,故不難見;

     要在志之堅,行之力,坐立可待。

     其或一日信而十日疑之,朝則勤而夕則憚之,

     豈獨目前難見,予恐終其身而背之矣!   (雲首座書)       】

 

 ~ 修行像吃飯一樣 ,一天吃三餐 或兩餐,天天都要吃。

    不可以三餐當一餐吃,也不可能一天吃飽飽 接下來三天不吃飯。

    天天如是 天天吃 餐餐吃 

   有這樣的吃飯精神 ,努力精進 ,修行才會成就。

    一曝十寒 、早上認真 下午馬虎,不要說目前難見到自己的本來面目 ,

   恐怕終其一生 到死 都見不到佛性 !!

 

 

 

【 遠公謂 道吾真曰: 

    學未至於道,衒耀見聞,馳騁機解,以口舌辯利相勝者,

    猶如廁屋 塗污丹雘,祇增其臭耳 。 (西湖記聞) 】

 

~ 浮山法遠禪師 對 可(道吾)真禪師 說 : 

   修學佛法參禪的人,還沒有開悟以前 ,用不著講太多話,

    下死功夫去參,比較要緊!

  免得被人認為你是在廁所外壁塗上五彩顏料 ,那有什麼用呢?

    裡面還是惡臭。

 

 

 

【遠公謂演首座曰: 

   心為一身之主,萬行之本;心不妙悟,妄情自生;

  妄情既生,見理不明; 見理不明,是非謬亂。

  所以治心須求妙悟,悟則神和氣靜,容敬色莊,妄想情慮皆融為真心矣。

  以此治心,心自靈妙,然後導物指迷,孰不從化?  (浮山實錄)】

 

~ 浮山法遠禪師對法演禪師 說:

  心為全身的主宰 !

 沒有開悟的人,心裡百分之九十都是妄想、妄念。

妄想的情識一旦生起,正、邪、好、壞、是非善惡 各種道理,

凡是相對的 常分不清楚,往往自以為是,我才對,別人全部不對。

因此 對治心地上的煩惱,第一要緊 要求悟!

開悟後,日常生活情境就不一樣了。

見理已經徹底明白,妄想心 情識 憂慮都融歸真心,變成真心的妙用,

精神柔和 、氣息穩靜,不浮躁 不暴亂。

容顏 舉止極其莊重 使人生敬。

然後 再來指導眾生的迷津,教化眾生,哪有眾生不從你的教化?!

 

 

 

 

IMG_9772.jpga.jpg

 

 

   葉縣 ~

河南省 葉縣有一個大叢林 叫做 廣教院

廣教院裡的 歸省禪師 是 位真實修行的禪師 

  所以平常簡稱 為 葉縣省 ~葉縣歸省禪師

歸省禪師 在當時北宋時代 道風好 很有修持  座下有幾百人 跟他學習

特地去參學的人也很多

 

浮山法遠禪師 年輕時 想要找善知識親近 也到各地去參學

聽說 廣教院 歸省禪師的道風 就決定要去那裡參學 ~和 天衣義懷禪師 兩人打同參

還有很多出家人願意跟著他去  一共七十幾人一起要去親近歸省禪師

 

歸省禪師看到一次來這麼多人  嚇到了 

「 哇! 你帶這麼多人來 哪有這麼多閒飯養你們啊 ! 我沒有這麼多飯可以給你們吃 。」

可是 一堆人坐在大殿前 不肯走

「你們不走 我實在無奈何 我必定要使你們走 。」

老禪師提著水 用水去潑那七十幾個人  還是不走

「耶 ! 你們還是不走嗎? 我沒有那麼多閒飯養你們啊 ! 你們還不走! 」

跑去廚房 把灶裡面的火灰挖出來 拿出來灑 灑在這七十幾個人頭上

大家都受不了 跑光了 剩下兩個人 ~ 浮山遠 和 天衣懷~還跪在大殿前 要求老禪師 說:

「我們千里而來 親近您老禪師 我們不會被一杓水 一把灰就弄走的?

    我們不走  我們必定要在這裡學 !」

既然是剩下的 其他七十幾個都跑了 

兩個人  兩碗飯就夠 所以就接受了

「你們兩個真心要學 就留下來,我先跟你們說喔 我廚房裡欠一個飯頭

   你們若願意才來  看你們誰願意做?」

浮山遠 先說 : 我做 !

後來是典座兼飯頭 做了很久 (典座 管廚房的庫房 可以自主拿東西出來用 )

在廚房做苦工 供應幾百人吃飯 也是非常辛苦的事情 !

 ~ 雖然歸省老禪師 德高望重 但是供養的人並不多

    寺裡幾百人要生活 日常的飲食很清淡

 

有一天 老禪師下山 有事出去  寺裡人眾就要求 :

「 典座師啊 ! 你庫房裡不是還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嗎? 煮些給我們吃吧 ……」

法遠師 也知道大家日常飲食的苦 

因此 就把庫房裡好東西搬些出來 做六和鹹粥

午餐要過堂的時候 老禪師回來了 

法遠師 心想 : 他不在 給大家煮一餐好吃的 ,煮好了 他就跑回來!

                    這老人家必定有神通 !!

老師父照常過堂吃飯 吃飽後 問知事(值星官) 「今天有施主供養嗎? 」

「 沒有 !」 「你們大家集錢出來嗎?」  「沒有!」

「若沒有 今天的粥這麼好 從哪來的? 」

「那要問典座 這是典座的事啊 ! 」

法遠師馬上出來 向老禪師頂禮 說: 

「 是弟子我自作自主的 ! 不是誰講的 。

    因為我看大家那麼辛苦 就想 庫房還有東西 拿一些出來煮給大家吃 」

「 你這樣自作主張 拿常住東西作你的面子啊! 這樣使不得 這是偷竊常住 !

    不准你住在這裡 ,還要把你所有東西 衣缽拿出來賠常住, 

    不夠的 你要去化緣來還。再打三十杖 ! 」

法遠師想 : 這可能是老人家一時氣憤 !

就請其他大執事或施主 向老禪師要求 :  

「您慈悲啊! 若不給我住 您就給我山下一個地方安頓 ,

   您說法的時候 給我來聽 好嗎? 」

這下子 老禪師反而罵得更甚 說 : 「你請有勢力的人來壓我呀!   趕緊下去 !」

「 不給我住 山下的山蓬也不給我住,我會離開。

    但是你說法的時候 給我聽一下 好嗎?」

老禪師沒說「好」 只是點點頭,  有點頭就算有答應了!

 

法遠師跑去廣教院的分院 也不敢進去裡面住 就在分院外面走廊打坐

每天去街上托缽 

有老禪師說法的時間 就回廣教院聽法 然後再回到分院走廊上住 !

經過半年 有一天老禪師下山 進去分院 看到法遠禪師住在屋簷下 就說:

「你住這裡喔 ?」  「 是呀! 」「住多久啦 !」「半年」

「你有繳租金嗎? 這房子是常住的 要稅呢 你有繳嗎?」  「沒有 」

「沒有?不可以 。你住半年 半年租金拿來 若沒有繳租金 就抓你去告官 」

法遠禪師 還是乖乖去托缽 化緣  繳租金給常住 (半年要多少租金 就繳多少)

 

最難得的是  雖然歸省禪師對法遠師如此苛刻 不講理

而法遠師對歸省禪師不但沒有一念怨嘆   還更恭敬

一看到老禪師下山 從廣教院附近過 就走向前 至誠恭敬五體投地頂禮 毫不虛假

經過這樣的苦練後 有一天老禪師自己下令 跟常住說: 你們把街上的法遠請回來 !

才把他叫回來 給他入門 ! 回來後仍然繼續做苦工

過了一段時間 才從歸省座下得法 成為葉縣歸省禪師 第一位在法堂中接法的人 !

因此 一般人對浮山法遠禪師非常尊敬 

 

PS:  會性法師的看法 : 歸省禪師一定有神通 也知機 觀機示教

       老禪師認為法遠師要經過這樣的苦的磨練才會成功

       像鐵生鏽多 一定要磨更久 把繡打掉才會成器 

假定沒有經過葉縣省這樣的磨練 恐怕也不會成功

一個人肯接受得起這樣的苦練 這樣的環境能夠忍耐下來  實在不簡單 也不多 … …

 

另外 ~

浮山法遠禪師 對曹洞宗法脈的相傳 還有一大 平常少為人知的功勞! 

話說 禪宗一花開五葉,現在名義上還有一代一代算得到 流傳下來的

只剩臨濟宗 和 曹洞宗,

其他的 潙仰宗 雲門宗 法眼宗,傳了幾代 後繼無人 已經不存在了。

有一句話說 : 「中國佛教 臨半天 曹一角 」

中國佛教 如果拿四分來說,臨濟宗佔一半,曹洞宗佔了四分之一,

還有四分之一是其他各宗。

曹洞宗傳到 宋朝 第九世 太陽警玄禪師 八十歲那年,他的兩個徒弟都入滅了。

等於沒有後輩 絕嗣了 ! 要再度一個參禪能在曹洞宗門下開悟的人 已經不可能

太陽警玄禪師八十五歲 臨要入滅前 ,剛好浮山法遠禪師去看他,

就寄託法遠禪師繼續找人來繼承曹洞宗的法脈。

浮山法遠禪師就從警玄禪師手上接下他的頂相 法脈的內統和所交代的百衲衣,

帶回浮山,不久太陽警玄禪師就入滅了 。

 

浮山法遠念念不忘這件事,責任重大,因此他盡量物色 各方尋找,遇到投子義青禪師。

義青禪師 博通三藏 才去出家參禪 各方參學,後來 來到浮山 參法遠禪師 !

法遠禪師前一晚作夢 : 飛來一隻很莊嚴 很雄俊的雁鳥 來到他的懷中 他抱著‥ 就醒來

「 耶 這是一個吉兆 ! 明天是不是有人來 ? 」

果然 第二天中午 義青禪師到來,那時候他還在參禪 還沒開悟 。

浮山禪師一看 他的臉色 行徑  就知道這是一代聖者 ! 留他下來參學

學了好多年 一直觀察他 認為這個人可以繼續曹洞宗 

就暗中教導他曹洞宗的家法 

當時義青禪師跟浮山法遠學的時候,法遠不是教他臨濟宗 而是教他曹洞宗

~ 雖然 禪宗一樣求開悟 但是 曹洞宗有曹洞宗的一套 臨濟宗有臨濟宗一套~ 

十多年後 義青開悟以後 浮山法遠禪師才跟他說明:

「我承接太陽警玄禪師的委託,因為他入滅的時候還沒有人可以繼續曹洞宗。

   現在我得到你 ,你就是繼續曹洞宗的人 。」

就把曹洞宗的法脈傳給他 !!

所以浮山法遠禪師對曹洞宗有大恩德

曹洞宗下的人 應當要向浮山法遠禪師致謝  ^^ 

 

 

 

 

 

 

 

 

 

 

                                                       ~ 摘錄自 2001年 會性法師 (客語) 禪林寶訓講記

 

 

 

          

      禪林寶訓 (ㄧ) 序

           禪林寶訓 (二) 道德篇 

            禪林寶訓(三) 勸學篇 

            禪林寶訓(四) 明教嵩和尚 利誠亂之始也

         禪林寶訓(五)  ~ 忽慢不思之過

          禪林寶訓(六)~ 坦然菴集 曉舜禪師

 

 

 

 

 

 

    文章標籤

    浮山法遠禪師

    全站熱搜

    花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